三人行

为了未来的自己在空虚中能有口粮吃。

感觉不像小白更像白素贞一点......

lof的C2滤镜,爱了

方锐一直觉得情啊爱啊的亲自认真说出口挺难为情的,饶是他再低下限,认真地说这些肉麻的话也会面上发烫心如擂鼓,连听也听不得。

承担了主动捅窗户纸任务的林敬言觉得方锐这点太可爱了,简直可爱爆了。当时他话音未落就见对方腾地从耳尖红到脖子根。林敬言本来都做好被骚回来的心理准备了,毕竟方锐平时也对着关系好的哥们“爱你!”“爱你!”的喊。然而现实总是出乎意料。

猥琐大师内心是个纯情boy,这是什么反差萌的人设, 先射为敬 好吗

*下冰雹了
诺帕莎:咦?
米塔莉:哇!
狂语:哦。OS:怎么这儿也下冰雹,好烦哦。

*是一篇很俗的小言
*用的是镖局人物名,然而不是镖局(。(杨康辰→b
*青楼≠妓院,很有钱而且有才华的人才进得了青楼,青楼女不仅长的好看,而且琴棋书画词文诗赋什么都会。青楼女晚年的出路都挺悲催的。


      杨康辰望着楼台上那扇窗,猝不及防地与屋中女子四目相交,女子朝他温和地笑笑。被屋主撞破的杨康辰尴尬地涨红了一张脸,局促地整整破褂子,低头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来。

      他生在一户富裕人家, 遗憾父母走得早,又架不住有个败家的兄长,家道中落,如今孙家就剩他一个四处漂泊,最后在京城一青楼下当个穷书生。其实穷书生也不容易,同行大都是落榜的考生。但如此般单纯动脑子、只为自己考量怎么也比昔日为杨家入不敷出的账目和败家兄长焦头烂额来得轻松。他天赋高,也肯用心,作出的诗文自然更受欢迎些。

      杨康辰小心翼翼的用余光往上瞥,但见姑娘勾着头笑盈盈看他,他忙收了视线,对着眼前的白纸目不斜视。殊不知落在姑娘眼里却是欲盖弥彰。

      他甚早就知了这院中青楼女子的芳名,姓米,名璟曦。「米璟曦」 这三个字在杨康辰喉中翻来覆去滚过千万遍,顺着舌根来到舌尖化成缕缕清甜散于唇齿,不经意间让「米」字跑出口,定会形成微笑的唇形。想要称呼她,必然是要先微笑的。他之所以停驻于此,很大比重是想与她离得近些。离得近些就足够了,其余的奢望他未敢想过。自己不过一介贫穷的俗人,连光明正大地目睹她芳容的资格都无。

      杨康辰对每日进出院中的士大夫贵族抱以冷眼,因他们每日离开后的愁眉苦脸和抱怨而心怀愤怒。有什么好愁眉苦脸?你们能进这院中便是幸运,付出的金银财宝是你们做这美梦的代价!

      而他更仇恨自己如今的贫穷、如今的无能,仇恨不能将她带离这绝境的自己。

      有一块硬物抵在胸口,杨康辰从内衬中将它拿出。那是用上好的丝绸细致包裹的木梳,是米姑娘于-次意外中赠与他的。轻柔地抚摸几下,杨康辰小心翼翼地将它重新放回去,紧贴着胸口。他再抬眼看去,人已经不在了,徒留一扇窗。

      夜半,街市尚且繁华,而杨康辰业已收了东西准备离去,却见一条白绸自上而下挂在楼台窗边。片刻前,那里分明还是空无一物!

      不知何处传来飘渺的琴声,月光笼上白绸,映进杨康辰目中似是那白绸发了光。他呆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那缕刺目的白。约莫过了半盏茶,杨康辰蓦地一个激灵,像是突然回神,抬脚朝它跑去。

      白绸静垂,他紧张地盯着它,呼吸急促,喉咙发紧,心脏剧烈鼓动的闷响击锤耳膜,他甚至能听见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汨汨声。杨康辰僵硬地颔首仰望投出天梯的窗,明亮而柔和的光从窗子里透出来,散着安人心魂的暖。

      杨康辰幼时跟着别人家的师傅偷学过些个三脚猫功夫,不想这时竟派上了用场。他直直盯着窗子,双手在破褂上使劲蹭罢才抚上纤尘未染的料子,轻盈的翻上去,同时心中隐蔽的升起偷偷摸摸的快感。

      临了窗前,有清扬的琴声破了市井车马人声清晰地传出来。杨康辰这才觉出那隐隐约约的、与喧器混杂在一起成为背景的琴声源自此处。他探出头,就见魂牵梦萦的人端坐在上好的古琴前。米璟曦低头专注于琴,葱指灵动,眼睫轻颤,嘴角犹自翘着,嫣红的胭脂点上唇,衬得面庞白皙精致。一曲作罢,米璟曦方抬眼看他,烛火映入她眸中闪烁,她道:“肯上来了?”

      听见问话,青年回神,窘迫地低下头,从耳尖一直烧到脖子根。

      米璟曦显然也没指望他回话,她收了琴架起矮桌,继续道:“来,坐。”

      杨康辰向前挪了几步,杵在她面前。米璟曦道:“你坐吧,我不过是想找人能随意说说话。”

      于是杨康辰终于肯与她平视,米璟曦眼角的弧度愈发明显起来,道:“这窗外日夜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与我这院中楼里的清净截然不同,你可愿同我说说你平日目中所见的,究竟是怎样一番光景? ”

      怎样的光景?偷盗抢劫,打架杀人,官僚压迫,徭役赋税沉重,所有人都行尸走肉地艰难地活着,天地间你是唯一的美好, 杨康辰心想。可出口的话却不受他控制,他感受到自己的嘴巴开开合合,不断发出声音,他听见自己道:“外面有青天白云、红花翠柳,有高山流水、湖河江海,也有红豆绿沙、糕点糖稀、布偶秋千、鸟雀蜜虫.....可,千万般美景都不及你美好。”

      米璟曦抿唇轻声笑笑,嗔道:“油嘴滑舌。你明知我见不到,还非要列举如此这般令人心动的事物,莫不是存心气我?”

      “.......不是,我......”

      “你还是同我讲些稀奇的见闻吧,我很想知道大千世界究竟有多奇妙。”

      “好。”

      昔日杨府旁建有兴隆的茶馆,兄长常拉着孙有华去听书,日积月累下一些说书的技巧竟是潜移默化在他脑中。

      “——却见大虫凌空将女子扑倒在地, 血口大张.....”言至此处,杨康辰猛地意识到往后的情节过于血腥,着实不适合讲给这样的人听,心下一阵懊悔。

      米璟曦觉出他话里停顿,便接道:“整日同人谈论阳春白雪,再好的脑子也转不动了,听这些权当是放松、图个新鲜,你放心讲吧。”

      故事的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杨康辰挑的故事都有美好的结局,米璟曦过的是没有未来的生活,他不愿让她见更多的悲惨曲折。杨康辰没有能力帮她脱离这困境,也没有能力在这境遇中护她一分-一秒一丝一毫。与米璟曦共处的时间愈长,他就愈加仇恨自己的无能。

      米璟曦却在此时叹了气,耷着蛾眉,道:“世间哪来这般多美满的结局呀,如今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都少见,你与我讲这些也不过是想讨我欢心......”

      若在他时,米璟曦决不会同他人讲如此直接明显的话。而此时此刻,她放下平日要端的架子,全然放松下来,不加掩饰地将话说出,兴许因为青年目中的诚挚而信了他的品性,亦或是认定了杨康辰只是个与她无足轻重的小卒,一个有笔墨有情感而无权无势的穷书生罢了。

      对面被误解的青年急切的皱起眉头意图辩解,米璟曦适时递去一杯清茶,道:“......或许是我误解你了,但你先莫急着解释,请让我说吧,说完我也不与他人再说了。

      兴许你觉得我整日居于院中楼里不见世俗,便只同我讲些美好的东西,可世道有多险恶我总归也知晓的。

      你是读书人,脑袋里装的是笔墨纸砚、前路远方,可能对我这样的人知之甚少。可世间有谁是真正轻松无忧地活呢?人们总见我每日吃穿讲究,翡翠金银源源不断地送进来,生活无忧的。可以后呢?在他们眼中我也就是个赚钱的工具,用罢即弃。再过几年,我仪态衰颓,容颜不再,我就没有用了。那时我又能去哪儿呢?”

      米璟曦小缀一口茶, 眼中只有无奈的笑意。

      “......罢了,我说够了,你再给我讲些好玩的故事吧。”

      米璟曦不想再多说,杨康辰却罕见地没接话。一双剑眉紧蹙, 眉心皱起深壑。

      他怎会不知?正因清楚这些,所以他才痛恨无能的自己。杨康辰内心虽是清楚,可听米璟曦亲口说出这些,他心中更加痛苦非常。米璟曦淡淡说出口的话不知在她心中翻涌多少年,才把强烈的情绪化到波澜不惊。她语气平淡,字字却如锐利的箭矢插满杨康辰心头。双拳紧握,平整的指甲深深攥紧掌心,他第一次不愿听她讲话,哪怕这声音多么柔美清甜。杨康辰现在就想让米璟曦逃离这条只有断崖的险路。可他一介庸人又如何给她未来呢?

      米璟曦唤了几声见他不应,便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道:“怎么,想不出好故事了?”

      青年抬起头,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眼中一片坚定,他道:“我定会将你赎去,让你过上未来无忧的生活。”

      米璟曦却不以为意,只当是杨康辰一时脑热做出的承诺, 她轻笑道:“好,你会尽力的。”

      她确实因着杨康辰的才华而对他颇有好感,然而一个穷书生夸下如此海口就未免可笑了。杨康辰这次不再急着解释,沉默的喝茶。

      门外传来隐约的人声和脚步声,米璟曦静耳听了片刻,对他道:“有人要来了。”

      这是下了逐客令了,杨康辰起身帮着迅速整了东西,步到窗前,深深地回望一眼,便利落地翻身跃离。



      她怎么能把我当成没有生命的东西呢?

      “可是你不能....”她嗫嚅着,声音渐渐低下去。

      我看着她一点点倒下去,眼睛直直的望着我,透着吃惊绝望和不甘。没有怨恨。

      我看着她的眼神,然后被突如其来的不知名的东西淹没,仿佛有什么狠狠攫住了我的机械心脏,宛如坏了一般,我甚至能听见它在吱扭作响。

      后来,在很久很久以后,我想明白了,那就是悲伤。

      直到我的零件全部老朽僵硬再不能用,我也没再见过比她更善良的人。

——

我由冰冷的金属构成。

我的罪就是我有了思想。

我的时间还停留在冬至的那一天(。


双花自由心证吧(小声
——

        今年冬至没往年来得冷,方锐套件短袄就能在外面瞎蹦哒,顺便买醋。事实上他很愿意窝在家里吹空调帮忙包个饺子前 提是林敬言没有看到他包的成品。林敬言藏在镜片后眼角抽了抽,然后笑眯眯地打发他去买瓶醋。
        林老师会包饺子这事儿方锐昨天晚上才知道。以前在队里吃食堂的,后来吃不到食堂了就买速冻的回家煮算完事儿,他就一直没发掘出林敬言的这个隐藏的居家好男人技能。
        冬至前张佳乐给林敬言打电话要来南京旅游,带着孙哲平。林敬言一合计,那就一块动手包饺子吧,饺子不难弄又有张佳乐坐镇,四个大男人倒饬倒饬不见得有多难吃,想来还挺有意思。
        说干就干。
        看着糊了满手的面浆,林敬言郁闷地撇撇嘴,上次和面还是几年前过年去亲戚家帮忙时干的,许久没试过了,手生。
        “老林!你在干……”抢完Boss神清气爽的方锐砰得拍开厨房门,看见林敬言声音瞬间小了下去。
        厨房门砰得关上。
        肯定是我开门的方式错了。方锐深吸一口气,规规矩矩地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瞧见林敬言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曾经价值不菲的手此时糊满了可疑的白色稠状物,伸在一个极有年代感的搪瓷盆里。
         “......呃。”方锐沉默半晌只发出个音节,大脑在贫瘠的动手知识中始终没检索出于所见相配的词汇。
        “我在和面。”林敬言好心地说,“明天我们自己动手包饺子。”
       “和面......噢,和面!”他隐约记起来小时候奶奶偶尔会在家和面包包子。
        我男人真棒!
       “要我帮忙吗?”他说。
        林敬言上下打量方锐,看看他刚摸完键盘鼠标又不知道东摸西摸了哪的爪子,又看看他脸上跃跃欲试的神情,内心深刻权衡一番,然后在食物口感和方锐高兴中间选择后者:“那你先去把手洗了。”
         “OK!”
        教完方锐怎么和面加水,林老师把粘在手上的面弄回盆里,退居二线,围观拍照。和面这事儿对新手费神费力,方锐想玩,伪老手林敬言也乐得把费力的活撂给有活力的年轻人,溜到旁边当个悠哉游哉的场外指导。

——

        馅是在第二天上午拌好的,方锐试了一个就被赶去买醋了。回来时张佳乐孙哲平已经到了。墙角放了两箱酸奶,估计是他俩拎来的。
        头顶是暖黄的光,热风轻轻吹动吊灯,外面带回来的一身冷气顷刻消散在房中。二期三个人围着桌子站了一圈,异常和谐地包饺子。
        反握着醋瓶子,方锐踱到他们仨旁边,清清嗓子,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对你们很失望。”
        张佳乐挑眉看他。
        “老林就算了,你.......”
        “老林不能就算了,你这是双标。”张佳乐抢着说,像是方锐开口时就备好词儿了,一看就是很有经验的双标本标。
         方锐不理他,坚定地继续说:“......居然背叛革命,背着我偷偷会了包饺子!”
         “这是基本生活技能的好吧,”张佳乐翻个白眼,“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鲜花饼我都会做。”
         另外两个朝方锐点点头。
        “和面也会?”
        “不然?”
         靠!世界欺骗了我!方锐愤愤的想。他拍拍孙哲平肩头,眼神表达:羡慕你。
         孙哲平:......
         方锐耍完宝,林老师叫他过去准备教人包饺子。这时张佳乐发话了:“不行,这事儿得我来教。”
        方锐扬眉瞪眼做了个夸张的惊异表情,旁边孙哲平也投来疑问的眼神。
        张佳乐指着桌上几屉饺子说,“你拜师总也要拜个最厉害的。”此言非虚,他一直手巧,折纸剪纸编东西都会,甚至是个隐藏的绘画大佬。
         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争的,方锐还是过去了,因为张佳乐说的有理。
         方锐不知道,在张佳乐旁边呆了这么多年的孙哲平自是知道,这人无非就是想趁机装个逼。仿佛是有心电感应,张佳乐隔空给搭档递眼神:闭嘴,别说话。
       “要教请您快教,别残害我的眼睛。”方锐闭着眼睛说。

——

        无书则短,下午三点多,当地人领着俩外地人去市中心晃荡,然后碰见了被迫陪亲戚的、无精打采的叶修。方锐想起来苏沐橙说过最近叶修要来南京看亲戚。
        看见熟人,叶修叼着烟迅速精神了,跟同行的人说了几句就朝四个人走过来。
        张佳乐爆手速一个中指过去:你笑得真阴险。
        林敬言在旁边小声bb:方锐叶修张佳乐,完了,让这仨聚一块儿了。



——————————

连着在学校上九天,冬至都没得过!!(震声

分节了,所以还是沙雕ooc






      01

      窗外雪片纷纷扬扬,这是方锐到兴欣见的第一场雪, 也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下的不大,持续时间也不长,一落地就融成了水,许久也未见哪里积出雪。方锐举着手机对着飘雪咔嚓两下,唰唰唰开始敲QQ。
      「[图片] 」
      「下雪了!!」
      对面几乎是秒回了一张照片,是一张堆的雪人。
    「靠,嫉妒」
    「[中指熊猫头.jpg.]」
      屏幕那边的林敬言轻笑一声,仿佛能透过屏幕看见方锐愤懑的眼神。
      「来呀,快活呀」
      片刻后,林敬言决定火上浇油。方锐气得打消了给他寄零食的念头。
      「你的零食没有了」
      「憋!」
      「[尔康手.jpg.]」


      02

      一开始得知林敬言喜欢吃零食时,不仅方锐惊了,整个呼啸都惊了。以阮永彬为首的呼啸队员都以为林敬言有时外出回来带两份小吃主要是给方锐带的,再自己顺便买一份,结果方锐才是顺便的那个吗。
      然而我们连顺便都没有,没有姓名的呼啸队员低声哭泣。
      刚刚挖出来林敬言这个属性的时候方锐很欢喜地拉着阮永彬天天找林敬言蹭吃蹭喝,不过没多长时间他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林敬言这个人吃不胖!这个人他妈怎么都吃不胖!吃!不!胖!!



      03

      这就很拉仇恨了。
      方锐捏着小肚子痛心疾首的朝阮永彬控诉:“老林每天都在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我天天看着他吃我都胖了,都有小肚子了.....”
      “不,只是因为你也在....”
      “最可气的是,这人根本就没在胖的!一斤都没有啊!一斤都没!!我已经决定了!身为副队长我要严格控制他的零食量!”
      “可这和人家吃零食没关系吧.....”
      “这是为他健康着想!”方锐义正言辞。
      阮哥沉默了。两秒后,他右手握拳拍在左手掌心。
      “我懂了,你就是自己不吃零食了也不想让人家吃呗。”
      阮永彬知道这纯粹是方锐闲得蛋疼闹着玩,也懒得理他。



      04

      “所以这就是你拿我的零食给队里分了一圈的理由?”林敬言神色复杂地看着方锐,后者朝他眨眨眼睛,点点头。显然,林敬言是不信为了健康这种扯淡理由的。
      不过,实话说方锐这次还是很厚道地以林敬言的名义分发的。
     “可是为什么我就不能喜欢零食呢?”
      “这种东西不应该都是女孩子或者小孩喜欢的吗?”
     “你不是也喜......”林敬言负隅顽抗。
     “我比你小五岁。”
      呃、好有道理。林敬言深吸一口气,“好吧,那么就由我来告诉你吃不胖的秘密吧!”
      “好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方锐的真实动机!”阮永彬说。
      “哦哦!是什么!!”方锐中二之魂燃起来了。
      “奥义•晨跑!”
      “结果没什么特别啊....”阮永彬虚着眼吐槽。
      “哦...”方锐熄火了。
      “喂,你别熄火啊...."阮永彬抽抽嘴角。
      “别这么简单就放弃啊方锐!”林敬言不愿放弃这个能找人一起晨跑的机会,“你仔细考虑一下,每天早上跟着我跑一跑,晚上就能愉快地开夜宵了!”
      “哇,这个搞得我都有点儿心动了。”阮永彬煽风点火。
     “那你去吧...”
      阮永彬一把抓住开门想溜的方锐,“别啊老铁,你就忍心看我们呼啸铁三角被跑步分开吗?”



       05

      无书则短,在多方威逼利诱下方锐还是加入了晨跑队,林敬言也成功护住了零食。
      直到有一天方锐终于意识到其中的猫腻。
      “不对啊,老林是想找人一起跑步才抓住我的,你没事儿凑什么热闹?”
      “好嘛,明明是三个人的晨跑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你别打岔。  ”
      “我本来就一 直和林队一起晨跑的啊。”
      “恩?那还抓上我干嘛?”
      “不过我一直考虑怎么把你拐进来的..”
      “合着你俩给我下套呗??”
      “没,明明是你自己撞枪口上来的。唉,还是要夸林队机智啊。”
      “想当初你方锐大大还是那么天真纯洁,居然被你们两个老猥琐给坑了。  ”
      “呵呵。”  



       06

      方锐吸着奶茶泄愤地对着手机点点点。那边乔一帆抱着一堆快递盒子上来了,然后挑了个大的,说:“方锐前辈,这儿有你的快递。”
      “谢了小乔。”
      快递是从霸图寄来的,里面有条围巾,一双皮手套和一副耳暖。
     一看就知道谁寄的。

      07

      行吧,方锐想,零食还是要寄过去的。

诺帕莎和杂

一个星期沉迷hp,只有随笔充数(。)
不过说真的偶然遇见的那种使人忽地内心澎湃的晨光和晚阳都是些可遇不可求的机遇,专门去寻反倒再难起当初的悸动,记得以前还写过一篇巧合遇见的晚霞,可惜已经丢了,往后我也专门去等晚霞,但怎样也难拾那时忽见的震动了。





      冬日晴朗时的黎明不若其落暮时绚丽多变,但同样使人心魄震动。彼时太阳尚深埋于地平线,朦胧的天光却已作为先行者冲破了地平线的封锁,映在晦暗不明的云层上。月亮敛了霜华,星汉隐了萤光,飞鸟尚未起航,微虫尚未爬出阴蔽,稀少的人造光拘泥在一隅,天地间能显出色彩的只剩下迷蒙的天光。

      起初,东方如墨的天空中渐渐晕出一点红,在彩与墨的边际融成深紫,在最亮的地方又透着粉。色彩渐从东方蔓延上来,变出了橙,仿佛画家蘸着油彩顺着色卡一个颜色个颜色地填涂。不过是两三分钟,明彻底覆盖了黑,广阔的天空显着直击视网膜深处的莹蓝,没有人造光支撑的天光昏暗的分明看不清书本上的字,刺入视网膜时却惊人的亮堂。

      万物都成了剪影,看不清细节,也没有细节,只有纯粹的逆光的暗,暗到让人全身心的都被迷蒙却刺目的天光吸引。一切在这光下皆无所遁形,逆着光,被赋予影。我孤独的暴露在天光下,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像是方圆都没有活物。寂静,孤独,我望着穹顶,穹顶浩大雄阔,穹顶之下一切都如蜉蝣如蝼蚁如微小尘埃。我这时在领会到哲学家圣人们的那些卑微渺小之辞从何而来,就从这人类永不能造出的天地的万象奇迹而来。

      晨光熹微美好,也只两三分钟。天光乍露后,太阳须臾就探出头。冬日朝霞难见,像夏日绵延亮丽的朝霞更是几乎没有,更多时候的朝阳只是像这样撒点可怜的光和热就跃入高空,当个没有存在感的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