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吃粮专用

    K
    “啊?童话?民间传说算吗?”狂语放下手里半拆的枪械,“不算啊....我对这个没什么想法啦,应该都是些美好的故事吧。要给小孩子听,传达的东西总要纯净一点吧。我小时候没怎么听过,啊..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和童话基本都绝缘的,也没人给我讲,长大了也没什么兴趣。不过神话传说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她摸摸鼻尖,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个问题问我你算是问错人了,其他希洛波尔人都知道的,我算是特殊的一个。呃...要不你可以去问问诺帕莎,她懂好多的。”
    M
      “童话啊,那你可算问对人啦!”米塔莉一蹬椅子,转了半圈,滑到另一个桌上拿文件:“我从小就喜欢听故事,没事就往讲故事的人那边跑,童话传说神话啊之类的我都知道很多的。你想听什么呀,我保证张口就来!”“对童话的想法?恩...我觉得大人小孩都喜欢的童话才算是好童话。结局方面我没多大要求啦,看个人吧,我其实一直觉得能在死后团聚也挺浪漫的,不过结局是屠城屠国屠世界就不能给小孩子看了。一个童话可以有罪大恶极的人,但整体反映出的东西不能是黑暗,透露着干净和纯真的故事才是童话。黑童话不能算童话啦!”米塔莉右手转着笔,转转眼珠,最后左手响指一打,说:“欸,不然你去采访一下诺帕莎,个人理解啊分析之类的她在行!”
      N
        “童话?米塔莉很会讲,你还没有问过吗?她们都让来问我啊...”诺帕莎轻笑几声,放下笔,端了只冒热气茶杯在手里,说:“我个人认为童话算是美好的象征,世间的真善美大都收录进去了。大人可能挺不屑于看这种东西,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的。读的时候心里常会像水柔柔地流过去一样,很调节状态。以前看过一句话‘如果一个人一生都阅读童话,他会持有对童话的信仰。’挺有意思的,我就记下来了,可能多少影响了我一点。好的童话就是在一团温柔的故事里,就连反派也包裹着一层柔软的布。说一句偏激的,我不喜欢从棉花团里挑刺的人,成熟是好事,但用恶毒的眼光去看美好就让人反感了。”她皱眉顿了一下,开口换了话题:“恩..有几篇我很喜欢的童话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看到点头,她抽出纸唰唰唰写下几个名字,第一个是《青鹅湖》。她带点歉意地一边把纸折好,一边说:“抱歉哦,这边没有现本,只能劳烦你自己查一查了。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看,还是很有用的,亲测有效。”她眉眼弯弯地双手把纸递过来:“希望你能被它们的温柔打动。”

这篇ooc了,不过脑子意识流爽一波

“不用说了,”Norpation淡淡的看着她:“我现在不想听解释。”
Mentality撇撇嘴,用还能动的左手把枪插回枪托:“你让我说完又不会少块肉。Soler比你们想象的要深得多,在没暴露之前我们就好好配合他,神到底是不会算计杀自己神使的。你现在有魔女的契约,一般人动不了你。如果对方是针对Soler的势力,你也看到了,现在比较危险的人是我,但我是不可能死的,所以你别担心了。”
Norpation都快给气笑了,说了一大堆废话不让她担心?脑子怎么长的?逻辑让Pool吃了?
“你自便,但就你这个样子想让我不操心是不可能的。”这话说的有点赌气的意味。
“哎呀...我是觉得说了你也不会信..”Mentality左手把湿透的刘海撸到脑后,朝她艰难的举起右胳膊:“你看。”却见本已歪成奇异形状的胳膊伴着骨骼的脆响在一点点复原。“嘶.....这种事很疼的,所以我才不愿意多干....骨头碎片刺穿着血肉回到原位,疼炸了好吗....你看我都疼哭了,你就放过我吧..”
Mentality朝她眨眨眼睛,碎裂的镜片后的眼镜泛着水光一如既往地明亮。
还真哭了。但要真有这种能力的话也确实很难死了。
“断了也能复原?”Norpation挑了个比较重要的问题问。“能是能,你想看吗?很疼的!”Mentality后退几步,把还带着响的胳膊背到身后。Norpation好笑地看她,这人不要命却怕疼。
金发的神使叹出一口气,把枪往身后一扔,几颗糖果从枪管里滚出来:“好好活着,今天我什么都没看见,Mentality不在封锁区。”
“好的好的,您的大恩大德小人永生难忘。”Mentalit忙不迭应着不忘贫嘴。
对面人影一闪,胡同里又只剩一个人。
Mentality背靠着墙滑倒地上,剥开糖纸扔到嘴里。有点苦,是咖啡味还是过期了?她摘掉眼镜,对着模糊一片的世界出神。终于把最聪明的糊弄走了,估计都被看穿了不想戳穿自己的演技吧,Soler天天把锅推给我,不能因为我是黑毛就被黑锅啊....

“今年是绿豆糕和鲜花饼。”梁平把手放在石头上,拿袖子蹭掉表面积存的雨水。一起过来的江明撑着伞不知溜到了哪里。
他把油纸伞撑开夹在糕点上挡住淅淅沥沥的小雨,伞面透着淡淡的粉,上头散着小巧的桃花,乍一看倒像是真的。“好不容易找人给你画的,小心着点用啊。”梁平起身,又从怀里摸出一个起了一圈毛边的本:“今年事儿还挺多的,两个党派闹翻了正四处起义,也不知最后孰胜孰负.....说实话,能领着这个国家向前,是谁都无所谓....”他又压低了声音,手遮住嘴仿佛再说悄悄话:“我倒是希望能共存,搞一个党派专治多没意思啊.....诶,这话你可别给爸妈说啊,爹听见了估计得气得诈尸打断我的腿....”
梁平沉默了一会儿,又突然叹口气:“哎——我的悠闲日子也快到头喽,你可要好好保佑你哥活着啊.....”
梁平扭头看见江明举着伞走回来,江明朝他挥挥手。他回过头又把手放在墓碑上,说:“那我就先走了,你生日时候我再过来,兴许那会儿我们都能见面了。”

Mentality持着箭矢,踩着蝎子尾巴出生,平时咋咋呼呼待人待物都透着一股子随性,眼里时刻盖着层层叠叠的千情万绪,有装出来的,兴许也藏着真情实感。然而只有一次,只有那么一次,狂语瞅见她形单影只地在人流里穿梭,像条游蛇。那时的她眼里褪去了色彩斑斓的情绪,从眼底透出来的,只有淡淡的凉薄。狂语挑挑眉,打消了叫她的念头。这个人总是在装,时时刻刻的,不经意的在装,仿佛她本来就是那副样子。也是,好不容易放松一回,就不打扰了。

她站在楼顶一隅,面向远方的高楼大厦。落日夹在高耸楼层的间隙,红云绕着西沉的太阳。
暮光照亮她的面颊,夕阳融进她的头发,暖色的长发随风微动。
斜阳在万物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周遭都染着她的颜色。
我情不自禁地按下快门。
镜头里的她,转过身,背靠栏杆,马尾跟着风转起小小的弧度。
她眉眼弯弯地望过来,带着一点小得意:
“很漂亮吧?”
流光在她眼中滑动,熠熠生辉,明如她身后的暖阳万丈。

        “啊?童话?民间传说算吗?”狂语放下手里半拆的枪械,“不算啊....我对这个没什么想法啦,应该都是些美好的故事吧。要给小孩子听,传达的东西总要纯净一点吧。我小时候没怎么听过,啊..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和童话基本都绝缘的,也没人给我讲,长大了也没什么兴趣。不过神话传说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她摸摸鼻尖,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个问题问我你算是问错人了,其他希洛波尔人都知道的,我算是特殊的一个。呃...要不你可以去问问诺帕莎,她懂好多的。”
“童话啊,那你可算问对人啦!”米塔莉一蹬椅子,转了半圈,滑到另一个桌上拿文件:“我从小就喜欢听故事,没事就往讲故事的人那边跑,童话传说神话啊之类的我都知道很多的。你想听什么呀,我保证张口就来!”“对童话的想法?恩...我觉得大人小孩都喜欢的童话才算是好童话。结局方面我没多大要求啦,看个人吧,我其实一直觉得能在死后团聚也挺浪漫的,不过结局是屠城屠国屠世界就不能给小孩子看了。一个童话可以有罪大恶极的人,但整体反映出的东西不能是黑暗,透露着干净和纯真的故事才是童话。黑童话不能算童话啦!”米塔莉右手转着笔,转转眼珠,最后左手响指一打,说:“欸,不然你去采访一下诺帕莎,个人理解啊分析之类的她在行!”
“童话?米塔莉很会讲,你还没有问过吗?她们都让来问我啊...”诺帕莎轻笑几声,放下笔,端了只冒热气茶杯在手里,说:“我个人认为童话算是美好的象征,世间的真善美大都收录进去了。大人可能挺不屑于看这种东西,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的。读的时候心里常会像水柔柔地流过去一样,很调节状态。以前看过一句话‘如果一个人一生都阅读童话,他会持有对童话的信仰。’挺有意思的,我就记下来了,可能多少影响了我一点。好的童话就是在一团温柔的故事里,就连反派也包裹着一层柔软的布。说一句偏激的,我不喜欢从棉花团里挑刺的人,成熟是好事,但用恶毒的眼光去看美好就让人反感了。”她皱眉顿了一下,开口换了话题:“恩..有几篇我很喜欢的童话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看到点头,她抽出纸唰唰唰写下几个名字,第一个是《青鹅湖》。她带点歉意地一边把纸折好,一边说:“抱歉哦,这边没有现本,只能劳烦你自己查一查了。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看,还是很有用的,亲测有效。”她眉眼弯弯地双手把纸递过来:“希望你能被它们的温柔打动。”

以后随笔就扔这里啦


怎么说呢,大妈这个篇章尾田废了很大功夫去铺线埋线,也进展了很长时间才算刚结束了一个小节点,再往后就是更复杂更繁绕的世界了,而描述的主线也应该不会再拘泥与草帽一伙,各类角色出场骤然变多,之间的人际关系也错综复杂,总要多花些笔墨刻画那么多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前出场过的人物开始浮上水面,为了路飞当上海贼王尾田从开篇就给他安排了一堆一堆的隐藏势力,要开始往群像发展了。话说回来,大妈这个战线拉的着实有点长,中间水了很长时间,啊不过尾田以前也总是在水,我得找个时间在过一遍。路飞和山慈菇打架我觉得是很精彩了,可能是以前看得印象比较深,我觉得路飞和两年前比简直脱胎换骨不是一个人了,读者都是看着路飞一路成长过来的,但是现在的路飞真的成熟到让人心疼哭泣啊。难看的笑脸啊,吃下玻璃啊,问时间啊,打完架给倒地的山慈菇遮住嘴啊之类的,以及后来和甚平说的现在你的船长是我死也要或者回来这种话,越来越有船长和海贼王的风范了。以前光觉得路飞热情可爱重义,现在觉得也太迷人了。山慈菇的形象也是非常出色了,因为自己的强大为了弟妹不被当做弱点报复,就一直逞强维持自己完美强大的人设,很累也很苦啊,而且也一直在警告路飞不要伤害弟妹,对人也很温柔,怎么想角色都很讨喜。中间也穿插了很多配角的情感,像是戚风为了报答草帽对罗拉的恩情往更远的地方开去,戚风她爸为了女儿去向烤箱挑衅惨死,像狮子的那个毛皮族救出路飞后直接被围殴死,小人物的无奈啊。Big Mom篇高潮和尾声个人认为是在一起的就放一起说了,我认为的高潮是从蛋糕被交接的时候开始的,虽然之前也一直被追杀和打架,但总有点拖沓,交接之后就非常紧凑了,可谓是高潮迭起,尾田开始疯狂多线并行和疯狂对比衬托,草帽一伙以前埋下的势力来帮助他们脱险,混战的场面很刻画的很宏大,尾田画到这点的时候肯定很开心,可以疯狂画跨页了(雾)反正我看的时候内心是很震撼了,战争的残酷啊,成群成群的人赴往黄泉,豪杰为了内心的忠义,士兵为了现实的生存,弱小的民众泯于意外。最后比较震撼的几个对比一个是布玲隔着墙壁在喧嚣里痛哭,墙的那边战火纷飞,墙的这边为情而痛。另一个是岛内大妈吃蛋糕幸福的沉浸美梦高歌,岛外巨船在焰里燃烧被炮火轰鸣水手重伤跌落。这种手法在电影电视剧动画片里很常见,在漫画里我还是第一次见,还是佩服尾田老师技高啊。
虽然大妈篇拉了这么长战线,但就结局效果来说这个偏过渡篇的表现张力和剧情啊、人物等也很出色了


老人背着吉他,身板单薄,却挺拔如松。他弹一弹吉他,辛弃疾先生梦中的中国伴着深沉而热烈的歌喉倾泻而出。老人心中的那团火在厅内凝聚成型,扑向面前的年轻人们。

一曲终了,老人在于嘉宾谈话时说,在中国人的血液中,永远镌刻了很多,很厚重的东西。
他说,他听到了来自远古的,穿越了几千年的,遥远的呼唤。他说,她在等着他们回来,等着把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他们。
是传承千年的文化,是字字珠玑的古诗词。
老人望着年轻人们,大声问道,你们收到了吗,那来自远古的讯号。
年轻人们纷纷起立,把手圈成喇叭,大喊着,收到了!
回答从四面八方如潮水涌来。

年老而坚定的骑士立在舞台中央,立得笔直。骑士守卫着自己的珍视之物,看着她被认可、被传承。他抿嘴笑了,唇角绷不住地上扬。
骑士抬起头,说,我们的孩子说、他们都收到了!他抬抬手,擦去眼角的情绪。

老人对《我爱这土地》情有独钟,诗中热烈且厚重的情绪引着他的共鸣。
老人用心朗诵诗歌,字字含泪,句句含情。
俯身掩面。
一湾海峡,阻挡不了一名骑士深沉的衷情。

老人在最初说,我会用余生的热情,为传承贡献力量。


是这样的,如果我粉上一个作者,那我就是她的忠实无脑吹